拒接收费 免费约炮 高端约炮 同城约炮 约炮平台 选定妹子 免费空降 约炮大群 赠送女人

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强奸乱伦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首页- 仙幻奇侠- 伊莎贝尔公主的日记

伊莎贝尔公主的日记

“公主殿下,好好休息吧!”神殿裏,一名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对床上一名美丽的少女温柔地说道。
男子目光充斥着柔情,他轻轻摸着少女的金色秀发,静静地看着她。她是那样的高贵美丽,就好像从天而降的女神一般,神圣而不容侵犯。在她的额头上,有一枚金色菱形魔法印记,这是她体内无比澎湃的生命力和魔力的证明,是公主独有的女神印记。
此刻的公主,正甜美地睡着,21岁的她,有着几分少女的稚嫩和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呵护她,保护她。
“伊莎贝尔,我亚修恩无论怎样,都要誓死效忠你,保护你,只要是你的要求,无论是什麽,我都会无条件帮你完成。”男子轻轻在少女的额头吻了一下。
亚修恩起身,不经意间,看到桌上有本日记本,是公主的日记,心中好奇的亚修恩,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它拿了起来,翻开了第一页:
“永恒元年777年5月20日,是我15岁生日,那一天,亚修恩强行将我按在床上,脱去了我的衣服,粗暴的将我压在身下,我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他夺走,呜呜呜……可是,感觉好舒服了,比自己舒服多了。”
亚修恩眉头皱了皱,继续翻阅下去。
“永恒年曆777年6月5日,亚修恩将我带到贫民窟,让那些低贱的贫民随意淩辱我的身体,我无法反抗,只能留下屈辱的眼泪,呜呜呜……”
“永恒元年777年7月6日,亚修恩将我租给名叫血燕馆的豪华妓院三天,我在那裏饱受摧残,被迫接待各种各样讨厌的客人,呜呜呜……我可是公主,怎麽能这麽对我。”
亚修恩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然后继续翻看下一页。
“永恒元年777年8月7日,亚修恩将我卖给奴隶商人,我被迫带上了奴隶项圈,乳头穿上了乳环,我再没穿过衣服,他们对我实施了严格的调教,把我训练成了性奴隶,下贱的母狗,他们不断地强奸我,轮奸我,让我给他们口交,还用钢针刺我乳头,用尖刀划开我的乳房,甚至在我的乳房上给我烙上了奴隶印记,呜呜呜……我绝望极了,差点以爲我会这样永远成爲倍受淩辱的奴隶公主。”
亚修恩颤抖着手,继续翻阅着。
“永恒元年778年5月2日,半年多的性奴生活结束了,我被他们轮奸至怀孕两次,都因爲激烈的交媾而流産了,呜呜呜……我的命好苦。”
“永恒元年778年7月18日,亚修恩让我在狩猎的时候故意射偏,射到了无辜的平民,然后我被判故意伤害罪,监禁7日。我没想到,这7日,那第七监狱的看守长,联合他的手下,还有所有的囚犯,将我足足轮奸了7日,期间我被鞭打,被喝尿,被烙铁烫伤,被迫让自己成爲母狗,让看守长成爲我的主人,我签下了放弃人权的契约书。”
“永恒元年778年8月25日,亚修恩将我传送到了一个偏远小城镇,叫什麽泽伊尔露,说是让我散散心,可是,他是把我光着身子传送过去的,然后,然后……呜呜呜,我被全城的人轮奸了,还被他们囚禁起来,成爲整个城镇的肉便器,精液厕所,他们随时随地都能免费干我,我每天只能像下贱的母狗一样吃东西,几乎没有片刻的休息。”
读到这裏,亚修恩的脸上已经有些苍白了,然而,他依然在翻阅着这本日记。
“永恒元年779年3月21日,他们将我玩腻了,把我扔出了城镇,我哭着找回家的路,却不想进入了淫兽森林,我在那裏遭受了各种怪物难以想象的摧残,我被它们强奸至怀孕了无数次,我被比我大腿还粗还长的肉棒插入,我被撕碎了乳房,剖开了肚子,我的肠子流了一地,我的子宫都被残忍的扯出拿走,饱受摧残的我,身心受到了极大地打击,我被轮奸残虐到自暴自弃,我的身心只有绝望,呜呜呜……”
亚修恩脸色煞白,却仍不住继续翻阅着。
“永恒元年779年9月8日,前线传来消息,三个月前平定叛乱的父王大人,被反叛军打败囚禁。亚修恩要我按他们的要求,独自一人带三百万金币去交涉,然后我去了,结果……呜呜呜……他们用黑暗法阵禁锢了我的女神之力,失去女神之力的我,就这样被他们俘虏了。然后他们把我轮奸了,还强迫我跟父王做爱,而且还虐打我,把我打的奄奄一息,我真怕他们会直接把我活活打死。
之后,他们把我丢到军营裏,我沦爲整个军营的肉便器,每天都要被数百人强暴轮奸,从早到晚都在排队,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一个月后,我在这高强度的残酷轮奸性虐中崩溃了,身体已经没有什麽反应了,眼睛也没有了焦距。然而,他们还不放过我,他们对我施展了惨无人道的虐型,我的乳房被无数的钢针扎穿,我的身体遭受了可怕的鞭笞,然后,他们把两个手插进我的阴道裏,残忍的将它撕裂,再把一根直径12厘米的木桩,插进我的阴道,穿过我的子宫,把我的肚子几乎顶到了脖子处。我一度认爲我会被活活插死。呜呜呜……他们怎麽能这麽残忍的对待一个这麽美丽的公主。”
亚修恩流着冷汗,继续翻开下一页。
“之后,亚修恩过来了,我和他有心灵契约,他可以随时来到我身边,可是,他却一直在暗处,眼睁睁看着我被成千上万的士兵轮奸性虐。我的肚子被木桩顶的完全变形了,我想这个时候我的样子一定很变态吧!我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他,希望他能救我,可是,他却让我继续在这裏受虐,我看到,他的裤子支起了大大的帐篷,天啊,他看到被摧残成这样的我,还这麽兴奋,变态!大变态!”
瀑布汗,亚修恩又翻开了一页。
“第二天,这些残忍的士兵把我拖到了刑讯室,在这裏,我的乳房被火把灼烧,然后被残忍的撕碎,我的挣扎毫无意义。他们用烙铁给我的屁股烙上了奴隶印记,然后用刀子把我划的满身伤痕,最后,他们居然残忍的把我肚子剖开,玩弄我的肠子,我昏过去无数次。我的乳房被撕碎,身子被划烂,肚子被切开,肠子都流了一地。这残破的身子,我也不想活了,呜呜呜……然后他们用烧红的烙铁抽插我的蜜穴和后庭,把我的阴道和后庭统统烫毁,这下,我被彻彻底底的玩坏了,最后,他们还残忍的将我残破的子宫也拽了出来。
我以爲我会这样死掉,没想到一个叫塞拉姆的黑暗巫师把我複原了,他说他要更残忍的虐奸我,我无助绝望,我害怕极了。然后,我沦爲全城人的性奴,肉便器,我像母狗一样被人牵着到处爬,让任何人奸淫我,我这曾经高贵的公主,转眼间沦爲了妓女都不如的最低贱的性奴,呵呵,我已经自暴自弃了,这一切都是亚修恩的错,哼哼!”
亚修恩额头青筋不觉爆了起来,然后继续翻开下一页。
“暗无天日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时间,我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只知道,我后来被卖到了敌对国浩瀚国,在那裏,我更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摧残。我被国王强暴,被大臣强暴,被护卫乃至任何一个人强暴。我沦爲残虐俱乐部的最低贱的性奴,每天几乎24小时都在接客,还有各种重口味派对,每次下来,我都会被虐奸到奄奄一息。我怀孕了,然后被50个牛头人活活插流産了,子宫也早被插破了,无论我怎麽凄惨的求饶喊叫,都无济于事。而更过分的是,他们让我参加竞技场决斗比赛,然后,然后……呜呜呜……我被巨人残虐后,残忍的砍断了我的手脚,我成爲了一个没有手脚的坏掉的肉玩具了。”
亚修恩急促的呼吸着,继续翻阅着。
“我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沦爲各种兽人的肉便器,我被注射了快速妊娠药水,生下了各种各样的宝宝,我已经变成除了性爱,其他什麽都不知道的肉便器了。然而,即便这样他们还是不放过我,他们汲取了我的女神之力,然后把我当成坏掉的肉玩具丢弃到了垃圾堆裏,却被乞丐捡到,我被无数的乞丐轮奸性虐,被他们摧残到失去神志,然后,国王又把我带到刑场,当着所有人的面继续残虐我。”
“永恒元年781年5月8日,宰相崔斯特叛变,亚修恩让我亲自去对付他,然后我中了他的奸计,被他俘虏了。我可是被人民奉爲真正的女神,可是,那家伙居然让身爲女神的我,在自己的神殿让自己的信徒强暴轮奸,我可是女神啊,怎麽能这样。之后,他强迫我签订了奴隶契约,我的身心都受他控制,我沦爲人民的妓女,任何人都能干我,之后,我紧窄的蜜穴和后庭被玩烂了,已经没有人愿意干我了,我没钱吃饭,肚子好饿,我像个乞丐一样乞求他们能施舍点铜闆,可是……呜呜呜……我不但没得到铜闆,还被一个叫K的变态画家给摧残了,我满身鞭痕,我的乳头被割掉,子宫都被扯了出来。最后,肚子饿的不行的我,偷了一个包子,却被人差点活活打死,而更残忍的是,崔斯特又找上我,把我的四肢给砍掉,让我成爲他养殖的怪物的生育工具,我被怪物轮奸到一次次的怀孕,一次次的生産,当我已经无法再受孕的时候,他居然要将我处刑。”
“今天是永恒元年783年4月7日,我组建了自己的教会组织,名字叫神话破晓,信徒遍及各个国家,平静了半年,我猜,亚修恩肯定又在想什麽法子来摧残我,折磨我了吧,鬼畜骑士亚修恩。”
亚修恩合上日记本,额头的青筋不由地爆了起来,这时,公主似乎醒了过来,她走下床,笑嘻嘻地道:“亚修恩,身爲一名高贵优雅的骑士,偷看别人日记可是很不礼貌的了。”
亚修恩尽量平複内心的躁动,公主现在可是一件衣服都没穿,雪白赤裸的胴体就这样呈现在亚修恩的面前。不得不说,公主的身材简直堪称完美, 1米65的修长身体,34D的碗型胸脯挺翘饱满,纤细的蛮腰紧緻平坦,一双特别修长均匀的光洁美腿。而她的阴户,光洁无毛,粉粉嫩嫩,十分可爱。
“伊莎贝尔殿下,虽然我不应该过问,可是,您在日记裏写的,跟事实还是有着很大的出入。尤其是,关于我的那部分。”
伊莎贝尔发出少女的银铃般笑声,捂着小嘴道:“可是,这些你都有参与啊!比如你亲自将我送给平民窟,租给妓院,贩卖给奴隶商人,指点我入狱,传送我去泽伊尔露,让我去拯救父王,这些都是你的点子。这样想想……你还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
亚修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这还不是殿下你让我干的。而且,以您的本事,毁灭整个世界都不是问题,虽然您之前已经差不多毁了一半了。这些人想要对您做出不轨的行爲,您不愿意的话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伊莎贝尔撅着小嘴道:“你是鬼畜骑士亚修恩,你是,你就是,你就接受这个事实吧!另外,这半年来跟信徒玩乐,感觉也没啥意思,不如你把我卖掉吧!我想看看,这麽美丽动人的我,会被卖多少钱。”
亚修恩无奈道:“尊贵的公主殿下,你的玩心太重了,这样不大好吧!”
伊莎贝尔正气淩然道:“放心了,正好教会资金不够,我这也是爲了教会着想。”
亚修恩歎口气,道:“好吧,我答应你。”
“那……作爲奖励。”伊莎贝尔轻轻搂住亚修恩的脖子,道:“我就好好服侍你吧!”
“请别这样殿下,身爲您的护卫队长,我不能冒犯公主你啊!”亚修恩一把抓开伊莎贝尔的双手,急道。
“曾经我的第一次,还不是被你夺走了,鬼畜骑士……亚……修……恩。”伊莎贝尔漂亮的脸蛋浮现多多红云,看上去有股惊心动魄的美,她将小嘴凑到在亚修恩的耳坠上,这麽轻轻吮了一口。
“属下那日多喝了两杯,意乱情迷冒犯公主,是属下罪该万死。”亚修恩额头的冷汗不觉流了出来。
伊莎贝尔两根釺细白嫩的手指轻轻堵住亚修恩的嘴,轻柔道:“我又没怪你,悄悄告诉你,那日,其实是我在你的酒裏,下了媚药,所以你才会忍不住……所以,今天,你就好好惩罚我吧!”
亚修恩目光闪过浓浓的柔情,他轻轻搂住伊莎贝尔,轻声道:“殿下,我永远是你的守护骑士……”
第二天,亚修恩带着面具,扛着一个麻袋,走进了奴隶市场,然后将麻袋让地上一扔,对主持人道:“这是我特意找来的女奴,拍卖的钱我占九成。”
“九成,未免……”主持人有些爲难的样子,亚修恩冷道:“打开袋子看看货色先。”
主持人命人打开袋子,不由地吸了口冷气,这绝美的容貌,高贵的气质,实在很难相信她是一个女奴。
“她的身份……”
“你不用管,你只要拍卖出个好价格就好。”亚修恩冷道。
“好的,这是您的号牌。”主持人给了亚修恩一个号牌,在这裏,大多数人都不愿公开自己的身份,所以都是用号牌来代替名字,这样贩卖女奴也不会有人知晓是谁。
就这样,伊莎贝尔被一个变态的富商买走,三年后的某一天,在一个竞技场裏,一个绝美的少女被丢弃到了这裏,强迫与一个兽人决斗。
“不要……不要啊……”人声鼎沸的竞技场中,传来了阵阵凄厉的叫声。这位绝美的少女目光满是惊恐,她身上白色的衣衫已经大部分破损,胸前零碎的布条勉强遮掩住呼之欲出的乳头,而她的下身就没这麽幸运了,连内裤都被毫不留情的扯掉,她那光洁无毛的阴部,粉嫩的阴唇,挺翘优美的屁股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
这名容貌绝美,身材绝佳的少女,正是萨沙菲尔王国曾经的公主伊莎贝尔了,只是,自从伊莎贝尔公主化身爲女魔王后,世界就再无安甯之日。
“虽然这个世界伤害了我,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很有趣了……”伊莎贝尔在即将毁灭世界之时,终归还是停手了,曾经让世人绝望的女魔王,突然之间就这麽消失了,好像从来不存在过一般。直到三年前,一个绝色的女奴被一个富商买走,虽然与伊莎贝尔长得有些相似,但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魔法和斗气,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当然,也是一个悲惨的少女,一个被贩卖了无数次,被无数人蹂躏过的少女。
此刻这名少女,也就是伊莎贝尔,脖子带着一个黑色的封印项圈,她是被主人残忍的丢弃到竞技场上,来展开最后的演出的。面对这个“可怕”的对手,伊莎贝尔不断地后退着,脸上满是无助惊恐的神情,只是,没人发现,在她那因爲害怕而颤抖的身体下,那粉嫩的蜜穴竟是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着。
“真是个傻大个,这麽兇神恶煞的,待会儿要怎麽虐待我呢?”伊莎贝尔内心淫蕩地媚笑着,在她面前,一个身高近乎三米,异常强壮的兽人,手拿一把砍刀朝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已经没有退路了,伊莎贝尔露出惊恐的表情,然后猛地跑了出去,那一双白嫩的小脚丫竟是异常的灵活,一下子就从兽人身边窜了出去。
“不是吧……你就这样让我跑了吗?”伊莎贝尔原本惊恐害怕的神情,在越过兽人后立刻变得有些失望,不过,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后背被重重撞了一下,一股剧烈的疼痛立刻传来,随后她整个身子就这样飞扑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咳咳……”伊莎贝尔趴在地上,不住地咳着血,她转过头,只见那兽人依旧保持了膝顶的姿势,在看到伊莎贝尔那痛苦无助的目光后,一脸淫笑地走了过来。
“不要……别……别过来……咳咳……”伊莎贝尔不断地咳嗽着,鲜血不断地从她口中吐出,她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拼命地往前趴,可是这对兽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消片刻,那兽人便来到了伊莎贝尔身后,然后一脚重重地踩了下去。
“啊……”伊莎贝尔一声痛呼,剧烈的疼痛让她呼吸都差点中断了,一双媚眼瞪的大大的,晶莹的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往下流着,口中更是吐出了大量的鲜血。只是,在她那还在流淌着精液的蜜穴中,竟是颤抖地喷出了大股的淫水。
“咳咳……不……不要……”伊莎贝尔哭泣着,已经失去逃跑能力的她,被兽人将身子翻了个面,然后,在她惊恐绝望的目光下,那兽人竟是一把将手中的砍刀狠狠插进了伊莎贝尔的上腹部,宽大的刀刃轻易刺破了她白嫩的肚皮,撕裂了她的内髒,伴随着豔丽的血花,一下子将她的身体贯穿了,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
“啊——”伊莎贝尔凄厉高亢的惨呼着,大口大口的鲜血不住地往外喷出,她娇弱的身子被那把砍刀死死钉在地面上,脆弱的内髒被毫不留情的刺穿,肠子也被切断了一些,本能的扭动让她的伤口和内髒被进一步撕裂,更多的鲜血从伤口处冒了出来,然而,不等她缓口气,那兽人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子,然后将粗大的肉棒对準伊莎贝尔的蜜穴,一下子插了进去,然后猛烈地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唔唔……咳咳……我……我不行了……”伊莎贝尔不断地咳着血,猛烈的抽插将她的身子顶的不断乱颤,那被贯穿了的伤口在这过程中更是不断地被撕裂,原本平滑白嫩的肚子也豁然被撕开了一个破烂的口子,内髒毫不意外的被刀刃反複的撕裂崩坏,大量的鲜血随着每次激烈的抽插喷涌而出,将地面彙聚成了大大的一滩红色血水。
“啊啊啊……好痛……救命……啊啊……饶……饶了我吧……咳咳……我……我还不想死……”伊莎贝尔绝望地哭泣着,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正在强暴她的兽人,可是,那无助柔弱的眼神却在这兽人面前一点作用都起不了,相反,那兽人反倒更加兴奋了起来。
“好痛啊……这个不懂情趣的兽人……讨厌……这样粗暴的对待我……身体被刀子刺穿……然后被迫在性交中……身体被一点点撕裂……啊哈哈……真是……太刺激了……啊……好棒……”与外表的痛苦和绝望截然不同,伊莎贝尔内心在喜悦地呻吟着,这种无助,绝望的感觉,身体被一点点破坏的刺激,让她感受到了无比强烈的快感。
兽人巨大的肉棒将伊莎贝尔的肚子顶出一个大大的凸起,紧窄的子宫口如同敞开的大门一般,被这根大肉棒肆意的进出抽插着,每一下都带出大量的淫水。如果不是想装的痛苦绝望一些,好让单纯的兽人更加肆无忌惮的蹂躏她,伊莎贝尔恐怕早就发出畅快的呻吟,以及那淫秽不堪的浪叫了。
随着兽人疯狂地抽插,伊莎贝尔身上的伤口也被没入身体的刀刃撕扯的越来越大,鲜血宛如破碎的水龙头般顺着伤口大量地涌出,伊莎贝尔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无神的双眼癡媚地看着正在强暴她的兽人,痛苦的神色却是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淫媚笑容。
“啊啊……好强烈……好刺激……我的身体……被一边性交一边切开……这毁灭性的快感……啊啊啊啊……我……我要高潮了……”
伊莎贝尔涕泪横流,美目失神,身体不断地抽搐着,这一刻,她连痛叫都不会了,舌头微吐,血水横流,这毁灭性的快感,将她的神智几乎瞬间摧毁,让她彻底沈浸在了这极緻的高潮中而无法自拔。
兽人看着失神的伊莎贝尔,感受到肉穴突如其来的紧緻,似乎是在回应似的,兽人竟是抱起被刀刃钉在地面的伊莎贝尔,原本破烂的身体更是在这过程中被严重地撕裂崩坏,大量的鲜血夹杂着内髒碎片从背后的伤口喷涌而出。
“啊啊啊……救……救命……饶……饶了我吧……咳咳咳……”伊莎贝尔吐血连连,失神的双眼满是哀求之色,然而,兽人的目光依旧兇横残忍,他抓住伊莎贝尔的滚圆白嫩的屁股,然后挺起粗大的肉棒,更加疯狂地抽插着。
“啊哦哦……无法逃避……身体被一点点撕裂……内髒被一点点破坏……啊啊啊……好无助……好绝望……好……好过瘾啊……被野蛮的兽人这样摧残……咦?我又被虐出尿来了吗?”
伊莎贝尔的尿液完全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身体在这毁灭性的快感中又一次达到了顶峰,这无法抑制的高潮,让她渴望自己的身体在这疯狂的交媾中,变成淫靡残虐的风暴,然后堕入那高潮地狱的尽头。
“咔嚓”一声,感觉自己的肋骨被坚韧的刀刃崩断了,肺部也被深深的切入,大量的鲜血涌入了肺叶中,伊莎贝尔不断地咳嗽着,大口大口的鲜血被咳出体外,那身体上呈现出的一个豁大的已经被切烂了的伤口裏,已经看不到内髒了,只看到鲜红的碎肉。
“啊啊啊啊啊……”伊莎贝尔发出凄厉的惨叫,惨烈的痛苦让她出现了恍惚的神色,淫水和尿液不断地随着兽人的肉棒抽插而喷溅而出,她的双手胡乱的挥动着,口中发出了毫无意义的哀鸣。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性的痛苦和欢愉将她推到了悬崖的边缘。
“啊……大肉棒……我的子宫都被插出体外了……我的肚子全都烂掉了……我的身体……被彻底玩坏了……啊哈哈哈……真是……太刺激了……”伊莎贝尔空洞涣散的双眼微微上翻着,舌头耷拉在外面,口中随着兽人每次的抽插而不断地咳出鲜血,看上去是那麽的无助可怜。
兽人越来越激烈,终于,又是“咔擦”一声,伊莎贝尔第二跟内骨也断裂了,感受到生命在快速地流逝,那死亡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惨白的伊莎贝尔已经没有过多的鲜血流出了,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唔……唔……”伊莎贝尔迷乱地呻吟着,她的神情开始有些呆滞了,毕竟这毁灭性的快感和刺激,将她的理智已经击溃了。伤口和内髒还在不断地被刀刃撕裂着,终于,当第三跟肋骨被刀刃崩断后,兽人在伊莎贝尔露在肚子伤口外面的子宫裏,射出了大量滚烫的精液,那暴露在伤口上的红色的子宫,立刻如同吹气球般迅速胀大,直到撑的滚圆。
“啊啊啊啊……坏掉了……彻底坏掉了……”伊莎贝尔无神的双眼上翻着,口中吐出了最后的鲜血,仿佛要失控了一般,这扭曲的快感让伊莎贝尔的下体疯狂地抽搐着,大量的阴精喷射而出,与精液和血水混合在一起,从她那被扩张的合不拢的肉穴中喷涌而出。
“啊……唔……救……救救我……求……你……”好一会儿,回複理智的伊莎贝尔,看着自己残破的身躯,她嘴唇微张,绝望痛苦的眼神瞟向面前的兽人,虚弱地哀求着。然而,兽人却是狠命地拔出砍刀,将她的身体狠狠地扔到地面,然后转身离开,让她在这裏自生自灭。
“啊……呵呵……”伊莎贝尔仰面躺在地上,她空洞无神的双眼茫然地看着天空,在这人声鼎沸的竞技场中,她的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满足的淫媚笑容。
“唉……都被摧残成这个样子了,这个可怜的女奴,最后的命运还是悲惨的死去。”一个卫兵拖着伊莎贝尔的尸体,露出了惋惜之色,毕竟前些日,他还出钱干过这个女奴,那滋味,比他以往干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爽快,无论是美貌还是技巧,都是无可比拟的。只可惜,如今就这麽被残忍的奸杀,卫兵歎口气,最后抓了一把她那饱满白嫩的奶子,然后将她扔到了填埋场中。
不久之后,一个高大帅气的黑衣骑士来到了伊莎贝尔残破的尸体旁,单膝下跪,恭敬道:“公主殿下,您出来也有三年了,是不是该考虑回去了。”
“讨厌……人家才不想回去了。”伊莎贝尔擡起她那没有生气的脸,原本涣散空洞的双眼立刻变得清澈有神,那残破的身躯竟是陡然间複原,她光着身体站起来,看着亚修恩愈发严肃的目光,却是心虚地改口道:“好吧,别用这样的眼光看我啦,我回去就是啦。不过,至少让我去挣钱买件像样的衣服吧,光着身子回去多不好。”
亚修恩无语地摇摇头,道:“五个月后,神话破晓大殿的黑暗仪式就要进行,您作爲神话破晓组织信奉的女魔王,是必须到场的。”
伊莎贝尔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了,我怎麽能让我亲爱的粉丝们失望了,放心啦!”
“那麽,刚刚被虐杀掉的您,这次又打算以怎样的身份出场呢?”亚修恩问道。
“这次,我就变身成一个刚成年的精灵少女好了。”伊莎贝尔说罢,一道金色的光芒笼罩全身,很快,一个有着一对尖耳朵的精灵妹子出现在了亚修恩的面前。
“精灵女性的胸部都不大,所以建议您将胸部缩小一些。”亚修恩一本正经地给出了建议。
“这样啊……”伊莎贝尔再度施法,原本36D的胸部立刻变成了36B。
“好了,那麽,我去挣钱去了。”伊莎贝尔弹了一个响指,一道金色的传送阵瞬间出现在她的脚下,而她的身影也随同传送阵一同消失在了亚修恩的面前。
看着已经消失的伊莎贝尔,亚修恩平静地转过身,身影也一瞬间消失了……
随着眼前一黑,我和王雨欣退出了这个剑与魔法的游戏世界。
“我亲爱的王雨欣,自从你离开游戏后,那个伊莎贝尔公主就也变得淫蕩无比,说实在的,她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了。”我打开游戏仓,对身旁的王雨欣说道。
“讨厌了,你们男人就会推责任,剧情明明都是你安排的。”王雨欣娇嗔地从我身边起来,看了眼这个能够容纳两个人的游戏仓,不由地道:“想不到你居然还能随时随地以上帝视角来偷窥虚拟世界的一切了,偷窥狂魔亚……修……恩。”
“我这是维护游戏世界的稳定,确保客人在游戏世界的安全。”我搂住王雨欣的肩膀,道:“我已经决定,与那个索拉德合作,共同开发虚拟网游,到时,你在游戏中依旧扮演伊莎贝尔这个角色,来处理一些特殊的事情。”
“好呀,没有问题。”王雨欣娇媚一笑:“只是想不到,那个索拉德,居然能够黑到我们的系统裏来,真是不简单。”
“确实不简单,或许,他能够将我们这款游戏,真正推广出去。”我满怀信心的,与王雨欣一同走了出去。

        上一篇: 动图分享02[10p]         下一篇: 动图分享01[10p]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影院-日本公共厕所www撒尿-台湾自拍偷区亚洲综合-青草视频在线观看-第一次俄罗斯破女初在线观看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